雲瑾BFPo

偶尔冒泡的老咸鱼,微博同名,文笔很菜,为爱发电,更新随缘

东江野史 允卿叁

*迟瑞X罗勤耕  双视角

*私设男子可以生产只是易难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吃了苹果之后,缩在床上迷迷糊糊的也睡过去了,蚕丝被很暖,我埋在被子里希望借此取暖。

   睡着睡着,我感觉胃部的疼痛越来越剧烈,我听到有人开门,我想张口喊来人帮我喊大夫,可张开口缺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隐隐约约感觉有人抓住了我的手,那双手很暖,很大,感觉有些许粗糙,我一下子抓住了这个暖源,抓的死死的就怕暖源离开。

   我将暖源跟我的手一起捂在胃部,捂了没多久就有人 想将暖源拉开,我肯定是不肯的呀,我用尽力气扣住了暖源,后来那个人放弃了,暖源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了我的怀里。

   凉凉的针水与血液沦为一体,药物作用下我又睡了回去。感觉有人一直在用手描绘我的面容,若有若无的感觉让我十分讨厌,我皱了皱眉头,听到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问我哪里不舒服。

   我睁开眼看到是迟瑞担心的面容,但是我好困,睁开 眼一下之后我又睡了回去。睡了没多久,又感觉有人在弄我,突然我感觉有人的嘴亲上了自己。

  敲开了我的牙关,送进了一口粥,粥应该煮了很久,感觉有点入口就像也一样流入食道。应该是迟瑞吧,迟府敢这么做的人应该是迟瑞,等等,迟瑞?

  我睁开眼睛,跟迟瑞对视了一秒后,一下把人推开并且质问迟瑞你干什么!迟瑞擦了擦嘴角,突然靠近我,我以为他再亲上来,结果迟瑞只是侧身把我身后的枕头扶起来,然后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把我往后一推。

  我倚着枕头坐了起来,看向迟瑞的眼神里充满了警惕。迟瑞叹了口气,递过来一碗粥。

  “先吃了吧,刚刚...刚刚喂粥喂不进去,所以我就...”迟瑞有些尴尬的开口解释。

  “哦,谢谢。”说完我赶紧低下头喝粥,想要掩饰一下自己的心情。

  吃完东西,迟瑞递给我一本戏文,是我从洪家带过来的。我们俩就在白炽灯下看书,安安静静的也不互相打扰,气氛还挺融洽。

  看书看久了眼睛感觉有些累,我紧紧的闭上眼睛,眼睛酸酸痛痛的,流下了一点生理性泪水。

  “戏文这么好看?”

   迟瑞打趣,我睁开眼睛瞪了一眼他,解释道只是眼睛太累了。迟瑞抬头看了一眼座钟,快十二点了,他合上了书,说去洗漱一下,让我先睡。

   我下意识的答应了,躺下后突然觉得不对劲,他去洗漱跟我睡不睡有什么关系,难不成他想跟我一块睡吗?

  没多久,迟瑞的证实了我这个想法。快要睡着的我感觉背后的床陷下去了一点,睁开眼房间里的灯全关了,我转过身看到迟瑞背对着我躺下了。

  我用一根手指戳了一下迟瑞的背,迟瑞转过身问我怎了是不是胃疼了?

  我摇了摇头,小小声的说了句我怕黑,说完我就把脸埋进了被窝,我听到头顶传来迟瑞的轻笑,我又往下缩了缩,把整个人都藏进被子里。

   谁又能想到呢,洪家二当家,笑面玉阎罗居然怕黑。突然我的手被迟瑞握住了。

  “握着我的手睡,怕了就抓紧我。”

——TBC

题外话:勤耕的那些感觉啊之类的都是感觉的到但是人不是清醒的,就是昏迷状态嘛,有点点知觉但是没啥感觉。

  

评论(2)
热度(17)

© 雲瑾BFP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