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瑾BFPo

偶尔冒泡的老咸鱼,微博同名,文笔很菜,为爱发电,更新随缘

东江野史 迟瑞叁

*迟瑞X罗勤耕 双视角

*私设男子可以生子只是易难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等我到喜房的时候,就看到几个丫鬟还有罗勤耕的侍从明恩在床边排成一排,床上的罗勤耕缩成了一团,我推开洁白的被褥,就看到一个巴掌大的脸,眉头皱在一起,唇色苍白。

  “叫大夫了吗?”

  我问钟叔,语气里带有我自己都没查觉得怒气。

“喊了宋大夫,很快就来了。不过少爷,见少奶奶这样子,怕是胃出血。”

  胃出血吗?我想起今天早上看到部下给我的资料,那是一份关于罗勤耕这二十多年来的详细经历,其中的确有提到罗勤耕有多年胃病。

  “把毕医生一同请来。”

  我坐在床边,想把罗勤耕死死捂住胃部的手拉开,却没想到反被罗勤耕紧紧握住,一时间我也挣脱不开。

  旁边的几个丫鬟里有一个偷偷笑了一下,我突然间感觉气氛有些许尴尬,不过罗勤耕的手十分冰凉,算了,握着就握着吧。

  宋大夫来把了脉之后,就回自己的药堂抓药去了,我拦住了宋大夫,让他多抓几副养身体的药。    

  毕医生来之后,诊断罗勤耕的状况后说就是胃出血, 赶紧让我松开罗勤耕的手,他要给罗勤耕进行 静脉注射。  

   我尝试掰开罗勤耕的手,但是罗勤耕却像一个快要溺亡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,抓住了我这个暖源不肯放手。

  我有点尴尬的看着毕医生,毕医生笑了笑打趣我俩新婚燕尔感情这么好,我瞪了一眼毕医生,我跟罗勤耕感情状况怎么样他可以是知道的一清二楚。我自己调整了一下手臂,将罗勤耕换了个姿势,勉强可以输液。

  输液之后,大概是疼痛缓解了,罗勤耕才稍稍舒展了眉头,放松了身体。

   我将手从罗勤耕那里抽了出来,推动罗勤耕,将罗勤耕的姿势换成了平躺的姿势。明恩打来了一盆热水,想帮罗勤耕擦擦手脚,暖暖身体。

  我拦住了明恩,将明恩手中的毛巾接过来,并且屏退了明恩。我把罗勤耕脸擦了擦,顺便帮他换了套衣服,收拾完罗勤耕,我也出了一身薄汗,但是心情却莫名变得愉悦了起来。

  我坐在床边看着睡着的罗勤耕,他身上那种书生气没有丝毫掩饰的显露出来,眉眼间透露着一股温柔,静静的让人感觉,岁月静好?

  这念头一出来我就轻轻的笑了一下,岁月静好,确实不错,只可惜,生存在这个战乱年代,今天还在家里拥抱妻儿,明天说不定就头掉了。

  我看着罗勤耕安安静静样子,半张脸陷入枕头里,我摸了摸罗勤耕的脸,顺着眉骨描了一下眉形。罗勤耕的睫毛又长又密,像两把小扇子。

  大概是不舒服了,罗勤耕皱了皱眉头,我也不知道是我的动作闹到他了还是胃疼,我试探性的问了一下他是不是不舒服,只见罗勤耕睁开眼一下之后又闭了回去,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

  闭眼之后我就再没上手抚摸过罗勤耕的脸,别等会摸到一半又醒了多尴尬。

  我叫钟叔从书房里拿了几本书过来,罗勤耕在床上输液,我就在一旁看书。一个下午过去了,罗勤耕除了之前无意间睁开眼一下之后就再没动静,虽然有葡萄糖吊着暂时没什么问题,但是不吃东西的话我还是有点担心胃能不能抗住。

  近饭点,明恩端来一碗鸡丝粥,鸡肉煮烂之后被撕成了细丝融入精米粥中,一开盖,飘香四溢。明恩尝试的喂了一下罗勤耕,发现喂不进去,不禁有点着急。

  “少爷,这怎么办,先生的胃我怕针水吊不住啊。”

  “放着吧,我来。你先下去。”

  我用勺子尝试了一下,发现罗勤耕的嘴紧抿。我看了看碗里的粥,又看了看罗勤耕,思考了一小会,我决定上嘴。

  我勺起一勺子,含在嘴里,一个俯身下去,我的唇贴在了罗勤耕的嘴上,用舌头撬开罗勤耕紧闭的唇,打破那一层围墙,将粥送进了罗勤耕嘴里,顺便在里边攻城略地了一番。

  突然之间,罗勤耕睁开了眼睛,我跟他都呆滞了一下,随后罗勤耕啪的一下推开我,大喊了一句。

“你干什么!”

——TBC

题外话:我咋感觉上嘴那里越看越土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跟朋友出去吃饭啦,所以没同步更新,绝对不是因为勤耕视角不好写!!!

评论
热度(26)

© 雲瑾BFPo | Powered by LOFTER